四化时代,电装正在转型

分享到  

本田,丰田,东京车展" />

图片来自“特定授权”

“最初,当我想要离开IT公司来到电装时,我曾经被家人和朋友强烈反对。”10月中旬的一天,回忆起2017年前后加入这家世界知名零部件供应商时的情景,电装MaaS开发部部长成迫刚志如是说,脸上是日本人含蓄的微笑,“在日本,换行业是非常少的。”

在迅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日本似乎一度显得有些保守。

在东京街头的商场结账时,你可以一眼分辨出哪些是日本当地人,哪些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在摆着支付宝、微信的付费二维码的收银台前,掏出手机的是中国人;拿钱包的,是日本人——他们甚至很少用信用卡,而是从钱包里掏出纸币,默默数一数,然后整齐的放在结账的托盘里。“用手机支付似乎不是很安全,我们还没有这个习惯。”一位日本女士这样告诉亿欧汽车。

在街头来来往往的车里,你似乎也很难看到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入侵”。大部分的轿车里,并没有中国人所热爱的“大屏”,让驾驶舱看起来朴素了许多。

2012年,作家池田信夫出版了《失去的二十年》一书,从现状、历史、经济学角度来诠释日本的发展,他认为日本在过去的20年是停滞不前的。而“终身雇佣”、“创造性破坏的缺失”,让日本错过了互联网时代最兴旺发达的时期。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名单里,中国几乎可与美国平分秋色。如果将名单拉长到30家,日本也只有雅虎日本一家企业能够勉强入围。

而在汽车产业,当新技术变革来临,过去不愿意跳槽、转换行业的历史又为企业的发展——特别是电装这样的公司,带来了挑战。

相较于丰田、本田这样的汽车企业,电装并不知名,但它却是汽车产业的“大象”。

这家脱胎于丰田体系的零部件公司走过70年,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将超过200家关联公司,有超过17万名员工,2019年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230位,年销售额超过480亿美元。

在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技术转型到来之际,电装正在试图快速应对,电装内部,则视“新四化”为“继汽车取代马车之后,又一次百年一遇的变革”,电装希望通过发展这四大领域,在2025年把销售额提高到7兆日元(当前汇率约合620亿美元),利润率达到10%。

雇佣如成迫刚志这样来自IT行业的人才,只是应对的一个方面。从内部组织结构创新,再到加速产品落地,电装正在积极推动一系列变化。

在2019年10月末的一周,亿欧汽车来到了日本东京,深度了解这家日本零部件供应商对于转型的思考。

01“硅谷”模式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以南圣克拉拉县帕洛阿尔托到圣荷塞市之间,有一个长约50公里、宽约16公里的谷地,因半导体工业发达而被称之为“硅谷”。在最近几十年,硅谷迅速崛起,这里聚集了无数的高新技术产业,包括无数的自动驾驶公司,以及特斯拉蔚来这样的新造车企业。

硅谷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高技术区,它所开创的高技术区已成为高技术研究开发的一种重要形式,被称作“硅谷模式”。

在出行即服务即将到来的时代,当软件与IT变得越来越重要,过去的生产研发模式对于汽车业而言已经不够。想要在新时代快速成长,需要打破传统的路径。电装正在公司内部尝试创建“硅谷模式”,成迫刚志主导的“敏捷开发”就是最好的体现。

在东京千代田区一条狭窄街道里的4层小楼,电装的“敏捷开发实验室”就坐落在这里,它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办公室,布置看起来也太过简单。但在这里,成迫时时刻刻带着他的团队与客户一起,碰撞出火花。

“很多初创企业在不停创新,以前创新地是硅谷,现在则是深圳,它们的idea更快,一边做一边听从客户的想法——这对零部件企业而言,是当下更重要的挑战。”他在解释敏捷开发的作用时如是说,“通过我们的思考、内制化,我们自己来开发新的技术,在这方面,我们与灵活的初创企业竞争。”

2017年4月,敏捷开发实验室成立的时候只有两个人,两个月以后,就筹备了第一个开发小组,如今,这个团队已有100人的规模。这个团队需要做的是带动一家17万人的公司的软件创新,挑战并不小,但成迫很自信。

“我们是通过软件开发创造实力。我觉得我们不低于华为或者腾讯,因为电装的强项不只是生产线,还有汽车。我们发现客户需求后回到办公室,进一步去分析,确定方案之后再去实现这个创意。”

考虑到商业隐私,成迫并不能特别具体的讲解是如何为客户服务的,但他将大致的服务分为三个部分:在汽车行业技术调查的基础之上,进行软件开发设计,并对客户的潜在需求进行挖掘、提供新服务,开发新的商业模式。

“研发阶段我们会吸收客户和事业部作为整个产品把控的单元,这个构成体系,和一般的初创企业的体系是一样的,最终对产品负责的人是项目负责人,他来指挥所有技术人员创造新的成果,像这样的团队我们现在有15个,基本一到三个月开发一个新的项目。”成迫说道,“但是我们不光是自己闷头干,我们也和软件界的一些大V进行合作——比如微软,还有敏捷开发界的大神级人物,都作为团队顾问参与进来。”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客户不满意,电装的团队就会询问原因并改进,“如果客户还是不满意的话我们就继续确认,来回反复这个过程,这种很重要的做法,我们需要提供的就是找到客户的需求。” 

02 2030年方针 

在成迫刚志加入并主导敏捷开发不久之后,2017年10月,电装社长有马浩二宣布了“2030年长期方针”,目的是顺应时代趋势,面向更加以车为视角的研发和商品化,积极吸取以往没有的知识经验。

在10月24日的东京车展上,有马浩二复盘了两年之间的挑战。在这期间,电装进行了不少合作。

在电动化领域,今年4月,电装和爱信精机成立了生产电动车驱动模块的合资公司BluE Nexus。2020年5月,将成立“电动开发中心”,并与丰田的广濑工厂进行整合,开展从电动化产品的先行开发、测试、验证到量产的一站式生产。电装计划从2018年至2020年的3年间投资1800 亿日元加强电动化。此外,电装将同时发力内燃机、HEV混动、PHEV插电混动、BEV纯电以及FCEV氢能源等多种动力类型的车辆。

在自动驾驶领域,2018年末,电装与丰田集团旗下另外3家零部件公司共同组建了新公司 J-QuAD DYNAMICS,研发用于自动驾驶、车辆运动控制以及其他相关功能的集成控制软件。2020年6月,电装将在羽田机场区域建立可以实现从自动驾驶的试运行到验证实验的完整体系。在关键零部件方面,包括半导体、传感器、ECU、电机领域,这3年间投入了约 5700 亿日元(合370亿元人民币)。

技术人才方面,有马浩二则表示:“到2025年,电装将在全球拥有超过12000名软件人才,以印度、越南为首,活用全球各据点,以24小时体制加速推动大规模的软件开发。”

在东京车展上,电装展出的一系列产品,则是将前往2030年的路径“具体化”。

在自动驾驶、互联驾驶、电动汽车三大核心领域,电装展示了多款重要零部件与解决方案。

这次展出,电装为了形象化的展示未来汽车生活以及电装产品是如何应用在未来汽车上的,可谓煞费苦心。

在展区内,一辆“DENSO URBAN MOVES”模型车最引人关注,它展现了未来在旅行、商务、日常生活的3个场景中,人与车之间是如何交互的,而电装又是如何利用云服务让车辆和各种各样的服务实现连接。

在现场的的视频演示中展示了一个这样的情景:在应用了电装技术的未来智能汽车上,当你准备去看电影,在选好路线后,车辆将自动驾驶至电影院,你还可以根据电影时间长短选择洗车、加油、代停车等多种服务。未来,人们的生活将会在技术的不断提升之后变得更加的高效。

自动驾驶方面,电装展示了单目/双目摄像头、毫米波雷达两种L1/L2级自动驾驶传感器。而为了体现单目摄像头优秀的夜视能力,在一个虚拟展区中,展台模拟了夜间路面的情况,甚至在照度为1Lux的黑夜——人眼都无法看清的情况下,摄像头也可清晰识别行人或车辆。

电动化方面,电装也展出了极大提升效率的电驱动系统、BMU电池检测单元、逆变器等产品。其中,电装的BMU产品已搭载在丰田、本田等超过1300万辆电动车上,市场占有率超过35%。

在过去,电装凭借不断的创新、精湛的工艺,走在了汽车生产制造业的前端;如今技术变革来临,它也已意识到短板。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汽车产业缺乏互联网基因,因而在新时代或许将不再是赢家;但这些最了解汽车产业的玩家,正试图完成快速转身。

编辑:小艾

网友评论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
正在改版,即将上线。